tyc851.com:离职后递延奖金该不该发?董秘状告券商讨337万奖金

时间:2019年10月08日 07:30:40 中财网
  又见金融机构与员工劳资纠纷,这次,打官司的双方为券商前董秘与曾供职的券商。

  作为人才密集型行业,金融机构员工的高薪经常令人咋舌,这个高薪群体与公司的劳动纠纷也总是惹人关注。近日,裁判文书网披露了民生证券前董秘与公司的劳动争议民事判决书,涉及金额337.8万元。

  历时一年,经过仲裁、一审、终审等多个层级审理,结果再三反转,北京二中院于今年9月份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结果,要求民生证券在判决生效一周内支付李春全部的奖金。

  一审判决为何驳回李春的全部诉讼请求,二审中前董秘提供了什么关键证据,导致终身判决结果出现如此逆转?

  前董秘状告公司拖欠两年递延奖金337万
  日前,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民生证券前董秘李春与民生证券的两份劳动纠纷民事裁决书。双方的诉求都非常简单,李春要求民生证券支付其2014年度高管奖金在2017年递延未支付部分47.28万元,及2015年度高管奖金在2017年和2018年递延未支付部分290.51万元,合计337.8万元;而民生证券的诉求则是无需支付这些奖金。

  

  去年9月份,李春提起了劳动仲裁,仲裁机构支持了李春的诉讼请求;不过在今年2019年7月份,北京东城区法院就本案作出的一审判决,全部驳回了李春的诉讼请求,认为民生证券无需支付相关递延奖金。随后,李春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上诉,如其所愿,二中院于9月18日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要求民生证券支付其递延奖金。

  先来了解一下李春在民生证券的任职情况。12年前,即2007年7月,李春入职民生证券;6年后,即2013年7月份,李春开始担任民生证券高管,任民生证券执委会委员;2014年4月份起担任民生证券董秘。

  2013年7月11日,双方签订最后一份劳动合同,约定李春分管战略发展总部和另类投资业务,期限至2016年7月10日。事实是,自2016年6月1日起,李春全职在民生证券投资公司担任总裁,该公司系民生证券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这日起,李春的工资由民生投资公司发放。

  如今,双方的劳动纠纷聚焦于2014年和2015年的递延奖金是否该发放。根据民生证券《董事会奖励基金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当年按税后净利润提取正奖金时,将计提正奖金的60%用于发放高管人员当年奖金,剩余40%计入奖金池,采取延期支付的方式发放,在第二年和第三年分别发放20%”。故李春2014年度高管奖金应于2015年开始发放,其中递延部分应于2016、2017年分别发放;同理,其2015年度高管奖金应于2016年开始发放,其中递延部分应于2017、2018年分别发放。

  那么,为何一直没有发放呢?

  双方劳动争议四大焦点

  转折点应该是从李春提出辞职开始。2017年6月底,即李春在担任民生投资总裁一年后,从民生投资离职。在他离职时,专门与民生证券就这两年的递延奖金发放情况进行约定。

  就双方提交的证据,李春与民生投资公司签订的《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中约定:“……一、双方经协商一致于2017年6月8日解除劳动关系,……四、乙方2014年和2015年年度奖金延期支付部分按照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对当期高管的考核一致性原则确定发放金额并执行。如其他高管发放2014年和2015年年度递延支付奖金,甲方同时在5个工作日内将应付给乙方的延期支付部分发放给乙方。……”

  在随后的劳动争议中,双方的争议焦点主要有四个:
  第一、李春的劳动关系归属情况。民生证券主张,虽双方未办理劳动关系解除手续,但李春自2016年6月1日起不再在民生证券公司任职,且其工资由民生投资公司发放,双方之间劳动关系于2016年5月31日解除。

  第二、李春主张的递延奖金是否超过仲裁时效。如上所述,李春2014年度高管奖金的递延部分应于2016、2017年分别发放,2015年度高管奖金的递延部分应于2017、2018年分别发放。虽李春与民生申博代理官网正网的劳动关系已于2016年5月31日解除,但高管奖金的应支付时间与劳动关系终止时间并非同一概念,故本案中应以高管奖金递延部分相应的应支付时间作为计算仲裁时效期间的依据。法院认为,本案仲裁时效应分别自2018年1月1日、2019年1月1日起算,故李春于2018年9月25日提出仲裁申请,未超过仲裁时效期间。

  第三、双方签订的《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中关于民生证券公司高管奖金发放的条款是否有效。这也就要说到,与李春签订该协议的苏刚既是民生证券总裁同时也是民生投资董事,他是代笔民生投资还是也同时代表民生证券呢?

  法院认定,苏刚的身份使得其享有同时与李春协商和两家公司劳动权利义务的权限。结合李春2017年6月30日时的劳动关系相对方归属于民生投资公司,故协议方署为民生投资公司亦符合常理。

  第四、李春的高管递延奖金是否应该发放。这个争议焦点在各级法院和仲裁机构间出现了不同认定。

  值得一提的是,二审中,李春提交2017年6月22日其与苏刚的电话录音,用以证明《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系其被胁迫签订的。民生证券对电话录音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且表示录音内容是双方在协商,不能证明李春被胁迫。另,民生证券对李春主张的奖金数额认可,但表示不应发放。二中院对一审查明的相关事实予以确认。

  离职就不该发递延奖金吗?
  说到递延奖金该不该发放的问题,就要提民生证券的另一份公司规定,即2014年4月25日,民生证券2013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董事会奖励基金管理办法》,李春作为董事会秘书与会。

  该办法第三条董事会奖励基金的考核分配原则规定:“(一)董事会奖励基金的分配:……3.在奖金延期支付期间,高管人员未能勤勉尽责,致使分管业务亏损或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或者重大风险的,公司停止支付全部或者部分未支付的奖金:(1)高管人员在奖金延期支付期间离职的,停止发放全部未支付的奖金;(2)高管人员年度考核结果为不称职的,停止发放当年应发放的奖金;(3)高管人员年度考核结果为基本称职的,发放当年延期支付奖金部分的50%。”

  二审法院认为,民生证券有权停止发放未支付的高管奖金的必要前提条件,包括“在奖金延期支付期间离职”在内的三个子项条件,亦应在此前提存在的基础上才具备效力。

  根据李春的离任审计报告结果,李春在担任民生证券高管及民生投资公司负责人期间,审计结论均显示未发生重大风险,未发现李春存在违法违规行为。所以,民生证券以李春在高管奖金递延支付期间离职为由进行抗辩,不同意向李春支付2014年度、2015年度高管奖金递延未支付部分,不能成立。

  这里需要提及的一点是,李春认为,民生证券关于“高管人员在奖金延期支付期间离职的,停止发放全部未支付的奖金”的内部规定违反了《北京市工资支付规定》的规定,应视为无效,而高管奖金是工资的一部分,应在离职时一次性付清。

  另外,在仲裁裁决期间,民生证券表示其2016年、2017年未亏损,所以李春的2014年度、2015年度高管奖金递延未支付的数额不应受到影响。法院认为李春要求民生证券支付递延奖金部分的要求理由正当,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还表示,《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中第四条约定,是民生投资公司与李春关于递延奖金的发放达成了附条件的约定,民生证券不能以李春与民生投资公司之间的约定,作为不支付李春相关奖金的依据。

  所以,北京市二中院认为一审判决处理不当,撤销了相关一审判决,并进行改判,支持了李春的诉讼请求。
□ .云.中.锦  .券.商.中.国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申博太阳开户优惠 菲律宾申博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合作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88msc登入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138登入
申博在线开户登入 申博在线网上登入 菲律宾申博现金网登入 申博在线充值登入 申博在线138开户 太阳城申博开户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返水最高 菲律宾申博太阳网城上娱乐 申博在线太阳登入 菲律宾申博官网免费开户 申博138怎么登入不了 www.183msc.com
申博现金网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申博官网网址登入 申博手机下载版登入 申博网上登入 www.1111msc.com
百度